地方智庫跨越發展必須“過五關”

www.fun88.com

2018-10-04

  光明日報智庫研究與發布中心和南京大學中國智庫研究與評價中心2017年聯合發布的《中國智庫網絡影響力評價報告》中,除了上海、北京、江蘇等地社科院等少數幾家綜合實力強勁的科研單位,大多數地方智庫榜上無名。 而在更早前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智庫項目的亞洲國家智庫排名中▓,也僅有上海社會科學院等極少幾家地方智庫上榜。 智庫影響力排名雖然只是智庫評價的一個方面,但它很大程度地反映出地方智庫發展中存在的問題。

地方智庫要改變當前困境、實現跨越發展,必須正視自身存在的問題▓,努力過好“五關”。   定位關  地方智庫必須找準自己的定位,在地方性、國家性▓、全球性角度取得平衡▓。

當下,以地方社科院及高校智庫為主的地方智庫,在發展中存在悖論:一方面是地方政府要求服務于地方性決策與咨詢;一方面則是研究的問題很多都需要有國家性甚至是世界性的視野,面對具體問題難免顧此失彼,最終既無法從宏觀層面上獲得對議題的深度解析,又難以提出地方政府所需的針對性對策建議。 受制于體制因素,地方智庫一般應以服務地方為主,但實際上,很多問題難以嚴格區分地方與全國,如▓、“自貿區”等,既與地方經濟社會密切相關▓▓,又與國家發展戰略不可分割▓。

如果只是著眼于地方▓,不能跳出狹隘的研究視野▓,必然難以進行有效的對策研究。

即便是“純粹的”地方性問題,也不能不與國家宏觀政策乃至全球的政治▓、經濟形勢緊密相關,如果不能很好地進行長期跟蹤研究,那地方性應用課題同樣無法有效應對▓。

當然,地方智庫在擴展視野的同時,仍需要緊密結合地方實際,特別是發展具有自身特色的研究方向。

  平臺關  地方智庫要快速提升實力,必須建立跨機構協作平臺,打通政府、科研院所、高校、智庫之間的聯係通道▓,吸收▓、整合多元化智力資源。 當下社會問題往往充滿復雜性▓,並非單一知識結構所能有效應對。

因此,地方智庫不能畫地為牢▓▓、各自為戰,而是應打造溝通協調平臺▓,積極借助“外腦”,整合政策研究的多種智慧與力量▓。

在此方面,上海社會科學院通過專題研究群、學術期刊等搭建了靈活高效的研究平臺,很好地實現了智力資源的協調配合,是值得學習的典范。 為了形成整合力,需要地方智庫建立更為靈活多樣的激勵機制和多元化人才體係,完善地方高校、社科院研究人員進入核心智庫的“旋轉門”機制,通過機制創新吸引和培育智庫人才。 此外,需要注意的是,整合多方面力量▓、提高地方智庫研究質量,不能夠脫離“黨領導智庫”這一宗旨。

地方智庫研究既不能熱衷跟政府“唱反調”,也不能簡單地充當“吹鼓手”,而是應充分地溝通政府與社會民眾▓,起到決策咨詢▓、政策闡釋的中介作用。 我們的政府是以為人民服務為根本宗旨的,研究者需要基于對社會真實情況的研判分析▓,做出有效的對策研究,最終服務于政府和民眾。